华讯财经网

科技巨头的广告封杀对数字虚拟货币普及的影响

加密货币 2021-07-05 07:55195www.mengmengshop.com未知

出处:巴比特资讯

紧随Facebook之后,Google宣布将从2018年6月开始在其平台上全方位禁止所有些数字虚拟货币广告。这一限制适用于所有Google控制的平台,包括YouTube和所有Google负责供应广告位的网站。在上星期日的2018年3月18日,SkyNews报道Twitter将从2018年4月开始,禁止数字虚拟货币的一系列广告,包括ICO广告、数字虚拟货币钱包和交易网站的广告。Twitter没公开宣布此禁令,但也没不承认这条消息。

正如资金投入咨询公司Motley Fool的Matthew Frankel所说,Google禁令的主要为了在保护资金投入者的同时,又不伤害那些已经进入行业的从业者,这或有助于区块链商业生态系统的良性进步。不过,这一禁令是什么原因和后果值得进一步调查。

看着容易,但通知本身对数字虚拟货币范围的广告商具备深远的影响。这个事件还给大家留下一个察看角度,可以衡量Google在互联网传播方面的权力与责任。

这条消息的真的来源,是Google每年一度的AdWords报告上。作为新政策的一部分,此举旨在限制“差价合约(CDFs)、即时外汇保证金买卖、点差投注”等,所有可以在短期内聚集很多高风险收益的低门槛投机方法。

由于数字虚拟货币一直与金融波动有关,近期又成为金融和技术类的热门话题,从Google禁止的这部分其他种类的金融商品上,好了解到禁令背后深层次的合理性原因。

具体来看,声明中提到“与数字虚拟货币有关(包括但不限于ICO、交易网站、数字钱包和买卖剖析)的广告将不再被同意。”虽然声明进一步阐明了差价合约、即时外汇保证金买卖、点差投注等的广告,可以在获得许可的状况下在特定国家和区域投放,但没进一步提及数字虚拟货币。最后,广告商可以在2018年3月份申请表格公布后,向Google提起申请。

为了更好地知道状况,BTC杂志采访了比特币 Inc.的方案师Rick Hanna。依据Hanna的说法,在2018年6月提前设置这个非典型的禁令,是Google竞价的典型做法。这种做法能给开发职员和终端用户以宝贵的时间来调整和推行新政策,而不少的数字虚拟货币广告商将可以继续用Google和脸书,直到它们关闭为止。

Hanna基于过去的经验判断,这次禁令最让人意料之外的是Google和脸书对所有数字虚拟货币广告的地毯式清理:“这种方法引人关注,是由于你意识到,它们非常大程度上充当了看门人的角色。用全方位禁令应对一小部分坏蛋,好像是有点小题大做了。”Hanna指出,假如其他社交媒体平台如领英、Medium和Reddit不跟进这种政策,它们反而会很多被借助。

Tatiana Moroz是币圈咨询公司Crypto Media Hub的开创者,这家公司自2015年以来专门从事币圈的广告、公关、推广和传播的咨询业务。知名的顾客包括vaultoro,blockfinity和zencash。她的公司主要针对的是出版商广告,而不是Google或脸书这种分发平台,形式上从网站横幅广告到原创内容或事件,应有尽有。Moroz帮忙分析了科技巨头们的禁令背后的逻辑,与此事对那些依靠广告分发平台的企业的潜在影响。

“虽然这听起来非常像阴谋论,但我觉得,脸书和Google都是深深嵌入到一个很庞大的既得利益体系里面的公司,他们从这个体系里获得了巨大有哪些好处。众所周时,他们肆意审查和屏蔽用户,通过各种不当方法泄露用户个人信息,并从中获利。我觉得它们是担忧这个颠覆性的技术会抢走他们的饭碗,所以他们才用如此的政策对待数字虚拟货币。”

另一方面,Moroz也承认这部分大型公司确实也有法律责任方面的担忧:“在不断变化的大环境下,美国证监会对数字虚拟货币的监管一直飘忽不定,假如它们允许数字虚拟货币的广告,就会在自己也不了解的状况下承受法律风险。”

即便是专门服务于数字虚拟货币行业的媒体和推广公司,要从海量的骗局项目、炒作项目中甄别出有潜力的顾客,都需要一个不断优化的筛选审批步骤。相对来讲,全方位禁止所有数字虚拟货币的广告可能是最省时间又效果最好的办法,同时又可以撇清关系,减轻打造评价体系的责任,防止合谋妨碍行业进步的指责。

依据eMarketer去年的一篇文章报道,Google和脸书在2017年底,控制着美国在线广告投放额的63.1%。事实上,Google和脸书在数字世界中的权力和地位,令它们在面对不可预测的数字虚拟货币时,即便有能力承担责任,也宁愿选择全方位封杀,从而获得对项目生杀予夺的权利。

“作为一家推广公司,筛选优质项目对于大家来讲是十分困难的,对其他人来讲这都是一个让人生畏的过程。再说,大家不是一个风险资金投入机构或律师行,大家没衡量一个项目可行性的能力。但话又说回来,大家确实需要某种办法来断定一家企业的真实性。”Moroz承认:“大家试图有选择地接项目,但大家也知晓所谓的合规与正统,其实是一个不断演变地过程,大家不觉得Google在这方面会有更好的眼力。因此,眼下地问题可能没更好的解决方法。”

值得注意的是,在怎么样区别合法和诈骗项目方面,事情总是不是非黑即白的,不少公司都在中间的灰色地带。因此,将非法活动与平庸无能区别开来不是那样容易的。

Google和脸书的数字虚拟货币广告禁令已是既成事实,没办法改变。没网络巨头的帮忙,区块链技术公司想要竞价品牌,触达用户的时候,将面临新的挑战。

“我十分一定加密社区会出现一些反弹,由于社交媒体已经渐渐成为这个新兴市场的主要交流途径。”奥美全球方案师Swan Burrus说道。Burrus还预测,假如这部分平台进一步颁布限制政策,能否用赏金计划来刺激某些数字虚拟货币的竞价。

Moroz则从另一个角度考虑,觉得搜索引擎和社交平台留下的真空地带,反而更能够帮助提升社区的参与和互动,打造强连接关系:

“我觉得人际关系连接将会变得更要紧,有信赖的伙伴引路会变得更要紧,结伴一同前行。假如你雇不起一个机构来做这件事,那样你至少值得花时间研究一下,或者多与这个范围的前辈交流。项目方可以多与不一样的社区合作,在它们信赖的币圈媒体投放广告。”

虽然用网络巨头的广告服务,会给你带来最大化的流量和影响力,但有的数字虚拟货币公司也发现,那样的成效可能不是最好的。依据公关公司Spark的策略副总裁Shane Jordan所说,Google和脸谱饰演的角色比大家想象的次要得多:

“依据大家统计的数据和概要的经验,并没迹象表明Google和脸书的广告互联网有更强的转化能力。因此在过去的宣传活动中,大家仅将Google和脸书的广告作为媒体组合的一小部分。”

Jordan说,擅长运用数据的广告商,总会在网络上实际转化的比例最高的地方拓展宣传活动,他的团队常常直接与出版机构合作:“大家发现,表现最好的途径,是直接在币圈资金投入者们获得新闻和市场信息的网站上投放广告,而这也是大家继续集中精力的方向。”

在行业的早期阶段,广告投放点和广告应该出现的地方,仍然存在着明显的脱节。在Cointalk的一集播客中,作家Jay Kang调侃了数字虚拟货币与区块链世界的复杂性和迷人之处,他非常贴切地概要了,大伙都期待的数字虚拟货币理想境地:

“在大家真的想要的环境里,当你出于某些缘由,觉得一个项目有它的优点和潜力时,你可以真心诚意的资金投入这个项目,而且这个项目不会让人骗子捣乱,那些阴暗的事情不会发生在你身上,你用的交易平台也不会被黑客攻击。最后大家会到达那里。”

华讯财经网-国内权威的财经金融交流平台 Copyright © 2002-2021 华讯财经网 (http://www.jinshanjiari.com) 网站地图 TAG标签 备案号